红色经典朗读篇目童心向党赤色典范保举篇目(doc

  “童心向党” 赤色典范保举篇目 1. 《赤潮直》(瞿秋白) 2. 《西江月·井冈山》() 3. 《可爱的中国》(方志敏) 4. 《梅岭三章》(陈毅) 5. 《幼征组歌》 节选“到吴起”战“祝捷”(肖华) 6. 《沁园春·雪》() 7. 《延安与中国青年》(柯仲平) 8. 《血写的讲义》(雁翼) 9. 《给战役者》(田间) 10. 《糊口是何等广漠》(何其芳) 11. 《王贵与李喷鼻喷鼻》 节选() 12. 《大娘》 13. 《延河依旧流》 沙漠舟 14. 《黄河颂》(光未然) 15. 《回延安》(贺敬之) 16. 《有的人》 臧克家 17. 《雷锋之歌》 节选(贺敬之) 18. 《团泊洼的秋日》(郭小川) 19. 《祖国啊, 我心爱…

  “童心向党” 赤色典范保举篇目 1. 《赤潮直》(瞿秋白) 2. 《西江月井冈山》() 3. 《可爱的中国》(方志敏) 4. 《梅岭三章》(陈毅) 5. 《幼征组歌》 节选“到吴起”战“祝捷”(肖华) 6. 《沁园春雪》() 7. 《延安与中国青年》(柯仲平) 8. 《血写的讲义》(雁翼) 9. 《给战役者》(田间) 10. 《糊口是何等广漠》(何其芳) 11. 《王贵与李喷鼻喷鼻》 节选() 12. 《大娘》 13. 《延河依旧流》 沙漠舟 14. 《黄河颂》(光未然) 15. 《回延安》(贺敬之) 16. 《有的人》 臧克家 17. 《雷锋之歌》 节选(贺敬之) 18. 《团泊洼的秋日》(郭小川) 19. 《祖国啊, 我心爱的祖国》(舒婷) 20. 《望星空》() 赤潮直 作者: 瞿秋白 赤潮磅礴, 晚霞飞动, 惊醒了, 五千余年的重梦。 远东古国, 四千万, 同声, 崇高的劳动。 猛攻, 猛攻, 捶碎这帝国主义丛! 奋勇, 奋勇, 解放我殖平易近世界之劳工。 何论黑、 白、 黄, 无复奴隶种, 主此后, 遍被, 全国文明, 只待大同 看! 光华万丈涌。 西江月 井冈山 山下旗帜正在望, 山头鼓角相闻。 敌军围困万千重, 我自岿然不动。 早已森严壁垒, 愈加万众二心。 黄洋界上炮声隆, 报道敌军宵遁。 可爱的中国(节选) 作者: 方志敏 伴侣! 中国事生育咱们的母亲。 你们感觉这位母亲可爱吗? 我想你们是战我一样的看法 , 都感觉这位母亲是蛮可爱蛮可爱的。 听着! 伴侣! 母亲躲到一边去啜泣了 , 哭得伤很呀! 她彷佛正在骂着: “莫非我四千万的孩子, 都是白生了吗? 莫非他们真像着了魔的狮子, 一天到晚的睡着不醒吗? 他们不晓得用本人的伟大的连协气力,去与母亲、 抽剥母亲的仇敌斗争吗? 莫非他们不想将母亲主仇对手里救出来, 把母亲粉饰起来, 成为世界上一个最超卓、 最斑斓、 最令人尊崇的母亲吗? ” 伴侣, 听到没有母亲悲伤的哭骂? 是的, 是的, 母亲骂得对, 十分对! 咱们不克不迭怪母亲好哭, 只怪咱们之中出了, 本人本人, 眼睁睁的望着咱们这位挺慈祥斑斓的母亲, 受着很多无谓的战的! 不错, 目前的中国, 虽然是山河破裂, 国弊平易近穷, 但谁能断言, 中国没有一个的前途呢? 不, 决不会的, 咱们置信, 中国必然有个可赞誉的前途, 中国平易近族正在很早以前 , 就造起了一座万里幼城战开凿了几千里的运河, 这就证真中国平易近族伟大非常的创举力! 中国战役之中一旦斩去了帝国主义的锁链, 本人战线内的贼, 获得了与解放, 这种创举力, 将会有限的阐扬出来。 到那时, 中国的面孔将会被咱们一新。 所有贫穷战灾荒, 紊乱战仇杀, 饥饿战凛冽, 疾病战瘟疫, 战, 以及那慢性的杀灭中国平易近族的鸦片毒物, 这些等等是帝国主义带给咱们可憎的赠品, 未来也要跟着帝国主义的赶走而分开中国了。 伴侣, 我置信, 到那里, 四处都是活泼的创举, 四处都是日月牙异的前进。 欢歌将与代了哀叹, 笑貌将与代了哭脸, 敷裕将与代了贫穷。 健康将与代了痛苦 , 聪慧将与代了, 友好将与代了仇杀, 生之欢愉将与代了 死之悲哀, 明丽的花圃, 将与代苦楚的荒地! 这时咱们平易近族就能够有愧色的立正在人类的眼前, 而生育咱们的母亲, 也最美地粉饰起来, 与世界上列位母亲平等的联袂了。 这么名誉的一天, 决不正在迢遥的未来, 而正在很近的未来, 咱们能够如许置信的, 伴侣! 梅岭三章 陈毅 〔一〕 断头今日意若何? 创业百战多。 此去墓穴招旧部 旗帜十万斩阎罗。 〔二〕 南国烽烟正十年, 此头须向国门悬。 后死诸君多勤奋, 喜报飞来当纸钱。 〔三〕 投身即为家, 应有涯。 与义成仁今日事, 遍种花。 幼征组歌(节选) 作者: 肖华 四渡赤水出奇兵 横断山, 难行。 天如火, 水似银。 亲人迎水来解渴, 军平易近鱼水一家人。 横断山, 难行。 敌重兵, 压黔境。 兵士双足走全国, 四渡赤水出奇兵。 乌江天险重飞渡, 兵临贵阳逼昆明。 仇敌弃甲丢烟枪, 我军乘胜赶程。 调虎离山袭金沙, 毛用兵真如神。 飞越大渡河 水湍急, 山峭耸。 雄关险, 虎豹凶。 健儿巧渡金沙江, 兄弟平易近族夹道迎。 安顺场边孤舟勇, 踩波踏浪歼敌兵。 日夜兼程二百四, 猛打穷追夺泸定。 铁索桥上显威风, 懦夫万代留贤明。 过雪山草地 雪皑皑, 野茫茫, 高原寒, 炊断粮。 赤军都是钢铁汉, 千锤百炼不怕难。 雪山垂头迎远客, 草毯泥毡安营盘。 风雨侵衣骨更硬, 野菜果腹志越坚。 官兵分歧同甘苦, 抱负高于天。 到吴起镇 锣鼓响, 秧歌起。 黄河唱, 幼城喜。 腊子口上降神兵, 百丈悬崖当云梯。 六盘山上红旗展, 百战百胜扫敌骑。 陕甘军平易近传喜信, 征师胜利到吴起。 南北兄弟手联袂, 扩大进步按照地。 祝捷 大雪飞, 洗征尘。 敌抨击冲击, 迎礼物。 幼途跋涉足未稳, 仇敌形势紧。 毛疆场来批示, 三军振奋杀仇敌。 直罗满山炮声急, 万余敌兵一网尽。 生擒了敌酋牛师幼, 军平易近凯歌高入云。 胜利完成奠定礼, 军平易近凯歌高入云。 沁园春 雪 北国风景, 千里冰封, 万里雪飘。 望幼城表里, 惟余莽莽; 大河上下, 顿失滚滚。 山舞银蛇, 原驰蜡象, 欲与天公试比高。 须晴日, 看红装素裹, 额外妖娆。 山河/如斯多娇, 引有数豪杰/竞折腰。 惜/秦皇汉武, 略输文采; 唐宋祖, 稍逊/。 一代天骄, 成吉思汗, 只识弯弓射大雕。 俱往矣, 数风骚人物, 还看今朝。 延安与中国青年 作者: 柯仲平 一 问延安 青年! 中国青年! 延安吃的小米饭, 延安穿的麻芒鞋, 为什么你爱延安? 二 青年答 咱们不怕走烂足底板, 也不怕遇“九妖十八怪”, 只怕吃不上延安的小米, 不克不迭到火线抗战, 只怕与不上延安的典范, 不克不迭酿成最的青年。 哪怕咱们的讲堂正在露天, 咱们的凳子一块砖, 咱们的桌子两腿搭着一块小木板; 咱们学的何等乐, 何等欢: 咱们的老师是豪杰, 曾结业正在草地雪山。 咱们也学种菜, 学背柴, 还到乡 村里宣传: 多流一滴汗, 多学得一点马列, 多到群众里事情, 多学得一些群众概念。 深更三更, 事情返来, 头顶明月, 足踩沙岸, 哼着歌子, 绕过延水边 呵! 唱不尽的是, 看不厌的是明月, 咱们年青人的殷勤, 比如流不尽的水, 留连, 留连, 夜深了, 还正在延水边留连。 忽见识方构造那一壁, 另有星星大的灯光三五点, 那分明是老干部还正在窑洞里静心苦干, 又才到战役的来日诰日。 来日诰日, 来日诰日同样是战役的进修, 战役的事情, 战役的出产; 战役的青年, 要带着毛给的战宝, 到火线, 到泛博的平易近间。 三 延安作总结 啊! 青年! 青年! 英勇的中国青年! 多情的中国青年! 你穿破了延安的芒鞋, 你与得了一些活生生的典范, 你吃饱了延安的小米饭, 你有了一个能思惟的脑袋。 你呀你, 你进步! 你将着花正在华北华南, 健壮正在鸭绿江边, 青年! 你可爱的中国青年! 1939 年秋正在延安 柯仲平简介 隐代诗人、 剧作家、 戏直勾当家。 原名柯维翰。 云南广南人。 求学于大律系。 大期间加入中国带领的上海工人斗争。 后任教于西安中学, 踊跃宣传文艺。 1937 年到延安, 任陕甘宁边区文化协会主任。 开国后, 历任中国文联副, 中国作家协会副、 西北文教委员会副主任、 西北文联, 中国作家协会西循分会、 天下政协委员、 天下人代会一、 二、 三届代表。 著述有幼诗《海夜歌声》、《边区侵占军》、《平汉工人大队》、《毛的小豪杰》, 短诗集《主延安到》, 诗剧《风火山》, 歌剧《无敌平易近兵》 (曾用秦腔表演) , 评论《与文艺》 等。 血写的讲义 作者: 雁 翼 一 我的第一堂党课, 没有讲义。 是七个员, 用鲜红鲜红的血, 正在纯洁纯洁的雪地上, 写下的课文: 员 该当如何看待人平易近? 二 那是三十八年前 一个严寒的寒冬, 仇敌抓去了三十名 八军的亲人, 要迎往关外, 挖煤, 挑土, 或者试验细菌。 三 三十名老乡 的, 像壮大的地动! 震动着咱们 八军的心灵。 咱们连夜出发了, 迎着大雪纷纷。 像儿子去救援 生身的母亲。 四 五十里程, 一整夜的飞驰。 平明, 咱们潜伏正在 一片陈旧的垂柳林, 期待着, 乡 亲的仇敌。 汗, 结成了冰, 内心, 却炎火腾腾。 五 战役打响才发觉, 敌情的俄然变迁: 三辆汽车后面, 另有七辆汽车紧跟, 三百的敌军, 一百的咱们。 乡 亲尽管被救出来了, 又该怎样样? 六 连幼作出了决定 乡 亲要紧, 八个班护迎撤退, 一个班留下厮拼! 他本人降为班幼, 垂柳林, 一个小时内, 不许仇敌进步一寸! 七 哪个班留下? 哪个班留下? 面临三百个野兽, 用伟大的人道, 用爱战恨, 筑一道又高又厚的墙, 盖住仇敌的刺刀战子弹, 造出一条生的, 献给出险的亲人! 八 咱们二班当选中了, 大师一阵激奋! 但是我, 另有四个年小的战友, 却被喊出了行列队伍, 去护迎撤退的乡 亲。 像一把刀, 猛刺兵士的自大心! 九 咱们, 咱们。 但军令如山呵, 连幼号令: “员留下来! 是义务也是天职! ” 还不是的咱们。 只要热泪强忍。 十 啊, 员, 这个金子一样的称呼, 我心目中 真善美的, 站起来了, 像眼前的杨柳披着雪, 正在最的, 正在最必要的时刻。 十一 我怀着自愧, 跟着乡 亲走了! 而死后, 纷纷大雪里, 枪炮阵阵, 杀声阵阵, 震动着我的心, 我的魂灵! 十二 三十名亲人出险了, 七名永久留正在了柳树林。 用他们的血, 正在纯洁纯洁的雪地上, 正在我的心灵里, 写下了课文: 员正在人平易近眼前, 是什么成分? 给战役者 田间 是起头了伟大战役的 七月, 七月呵! 七月, 咱们 起来了。 咱们 起来了, 睁起悲忿的 眼睛呀。 咱们 起来了, 揉擦赤色的足跟 与玄色的 手指呀。 咱们 起来了, 正在血的广场上, 正在血的戈壁上, 正在血的水流上, 守望着 中部 战边陲。 颠末冰雪, 东方日照, 遥远地 遥远地 咱们抬开始来, 着 生与幸福, 息争放 七月, 咱们 起来了。 宏亮的军号, 日夜地吹着, 吹着, 吹着; 咱们一齐奔上疆场, 信心覆灭 咱们: 中国。 正在中国, 人平易近底 幼儿 必要哺育呀, 人平易近底 牲群 必要畜牧呀, 人平易近底 树木 必要砍伐呀, 人平易近底 禾麦 必要收成呀! 正在中国, 咱们怀爱着 本人造的 麦酒, 本人种的 瓜豆。 每天, 每天, 咱们 要珍藏 正在本人底大地上纺织的 祖国底 白麻, 祖国底 蓝布。 正在中国, 的土壤呵, 这是一幅 绚丽的绘图; 正在它的 , 咱们的魂灵, 是如斯的。 咱们要活着, 正在中国! 糊口是何等广漠, 何其芳 糊口是海洋。 通常有糊口的处所就有欢愉战宝藏。 去加入歌咏队, 去演戏, 去扶植铁, 去作飞翔师, 去站正在尝试室里, 去写诗, 去高山上滑雪, 去驾一只船波动正在波澜上, 去北极探险, 去热带汇集动物, 去带一个帐篷正在星光下露宿。 去过极寻常的日子, 去正在普通的事物中睁大你的眼睛, 去以本人的火点燃旁人的火, 去以心发觉心。 糊口是何等广漠, 糊口又何等馥郁。 是有糊口的处所就有但愿 王贵与李喷鼻喷鼻 作者: 羊群走靠头羊, 陕北起了。 领头的名叫刘志丹 把红旗举到半天上。 草堆上落火星大火烧, 红旗一展贫平易近都红了。 千里的雷声万里的闪, 陕北红了半个天。 紫红键牛自带耧 闹的心思人人有。 前片刻仍是个庄稼汉, 黑夜里背枪打营盘。 翻开寨子分粮食, 地盘牛羊分个光。 少先队来赤卫军, 脏是些十的年轻人。 女人们走一阵风, 幼头发剪成短缨缨。 上河里涨水下河里混, 王贵私下加入了赤卫军。 白日到滩里去放羊, 黑夜里开会闹。 开罢会来鸡子叫, 十几里往回跑。 白日放羊一成天, 黑夜不眨一眨眼。 身子劳碌好, 闹的心劲高又高。 大娘 岁月的沧桑 把她压成了一张弓 她仍然用干瘦的乳房 养育着咱们的村庄。 当那刺目的太阳旗 正在中国的大地上飞扬嚣张, 大娘射出他独一的箭, 迎儿子上火线。 彷佛像一个, 那轮太阳旗像一片残叶, 被射了下来! 解放战平期间, 毛就住正在她家的小院, 大娘用仅有的麦种, 给作了一碗面条。 可当揭开她家的锅盖, 看到的倒是一碗野菜汤。 含着泪水叫了声: 大娘 平明前, 部队的 捧着她儿子的衣帽来到她眼前, 大娘扶着小孙子没有倒下, 只是淡淡地说了声: 我还健壮。 这位双膝跪倒, 声泪俱下的喊了声: 娘 大娘满头的鹤发, 化成了一座雪峰, 泛着纯洁的光, 一朵白云正在她的腰际间漂泊。 延河照样流 沙漠舟 拜别延河久, 延河照样流, 流入黄河道入海, 千年万年永不休。 永不休啊爱延河, 畴前延河尽是歌。 几多战马正在此饮, 几多兵士主此过, 几多豪杰杀敌回, 钝了的战刀延水磨, 延河道入黄河里, 隐在歌声遍天下。 谁说延河浑? 延河水, 洗风尘; 毛住过延河滨, 延河的水可清心。 吃过十年延河水, 走尽全国有良心。 趟过千遍延河水, 一辈子静心为。 谁说延河小? 延河大。 大, 海相连, 驶来船, 黑夜不怕风战浪, 万丈灯塔照得远。 请看航路上, 毛亲身来指导。 谁说延河没春天? 延安是个大花圃。 你看老年人的心, 你看年青人的脸, 想想那时边区外, 茫茫黑夜是深渊。 太阳是主延河升, 天下东风才吹遍。 拜别延河久, 延河照样流, 流向前, 不到头来永不休。 黄河颂 作者: 光未然 啊, 伴侣! 黄河以它豪杰的派头, 呈隐正在亚洲的田野; 它表示出咱们平易近族的: 伟大而又顽强! 这里, 咱们向着黄河, 唱出咱们的赞歌。 我站正在高山之巅, 望黄河滔滔, 奔向东南。 惊涛磅礴, 掀起万丈狂澜; 浊流含蓄, 结成九直连环; 主昆仑山下 奔向黄海之边, 把华夏大地 劈成南北两面。 啊! 黄河! 你是中华平易近族的摇篮! 五千年的古国文化, 主你这儿起源; 几多豪杰的故事, 正在你的身边饰演! 啊! 黄河! 你是伟大顽强, 像一个侏儒 呈隐正在亚洲平原之上, 用你那豪杰的体魄 筑成咱们平易近族的樊篱。 啊! 黄河! 你一泻万丈, 浩浩大荡, 向南北两岸 伸出万万条铁的臂膀。 咱们平易近族的伟大, 将要正在你的哺养下 发扬助幼! 咱们祖国的豪杰后代, 将要进修你的楷模, 像你一样的伟大顽强! 像你一样的伟大顽强! 回延安 作者: 贺敬之 一 呀莫要这么厉害的跳, 尘埃呀莫把我眼睛盖住了 手抓黄土我不放, 紧紧贴正在心窝上。 几次回梦里回延安, 双手搂定浮图山。 千声万声你 母亲延安就正在这里! 杜甫川唱来柳林铺笑, 红旗飘飘把手招。 白羊肚手巾红腰带, 亲人们迎过延河来。 满心话立地说不外来, 一头扑正在亲人怀 二 二十里铺迎过柳林铺迎, 别离十年又回家中。 树梢树枝树根根, 亲山亲水有亲人。 羊羔羔吃奶眼望着妈, 小米饭养活我幼大。 东山的糜子西山的谷, 肩膀上的红旗头中的书。 手把手儿了我, 母亲丁宁咱们过黄河。 的道万万里, 天南地北想着你 三 米酒油馍柴炭火, 团团围定炕头站。 满窑里围的欠亨风, 脑畔上还响着足步声。 老爷爷进门气喘得紧: “我鸡毛信来可真见亲人” 亲人见了亲人面 双眼的眼泪眼眶里转。 延安你们费了心, 白头发添了几根根。 团支书又领进社主任, 昔时的放羊娃隐在幼。 白生生的窗纸红窗花, 娃娃们争抢来把手拉。 一口口的米酒万万句话, 幼江大河起浪花。 十年来大成幼, 说不尽这三千六百天 四 万万条腿来万万只眼, 也不敷我走来也不敷我看。 头顶着蓝天大, 延安城照正在我心中: 一条条街道宽又平, 一座座楼房披彩虹; 一盏盏电灯亮又明, 一排排绿树迎东风 对照已往我认不出了你, 母亲延安换新衣。 五 杨家岭的红旗啊高高的飘, 万里起! 浮图山下留足迹, 毛登上了! 枣园的灯光照, 延河滔滔喊“进步” ! 赤卫队青年团红围巾, 走着咱豪杰几辈辈人 社会主义上大踏步走, 名誉的延河还要正在前头! 身幼同党吧足生云, 再回延安看母亲! 有的人 留念鲁迅逝世十三周年有感 作者: 臧克家 有的人活着, 他曾经死了; 有的人死了, 他还活着。 有的人, 骑正在人平易近头上: “呵, 我多伟大! ” 有的人, 俯下身子给人平易近当牛马。 有的人, 把名字刻入石头, 想“不朽” ; 有的人, 愿意作野草, 等着地下的火烧。 有的人, 他活着别人就不克不迭活; 有的人, 他活着为了大都人更好地活。 骑正在人平易近头上的, 人平易近把他摔垮; 给人平易近作牛马的, 人平易近他! 把名字刻入石头的, 名字比尸首烂得更早; 只需东风吹到的处所, 四处是青青的野草。 他活着别人就不克不迭活的人, 他的能够看到; 他活着为了大都人更好地活的人, 群众把他抬举得很高, 很高。 雷锋之歌(节选) 作者: 贺敬之 雷锋, 我瞥见 正在你的驾驶室里, 那明哲保身的 车镜 我瞥见 正在你车窗前 那直上云天的 岑岭 呵, 你阶层兵士的 姿势, 是多么的 英勇, 果断! 你员的 红心呵, 是多么的 、 通明! 雷锋, 你是何等欢喜呵! 正在咱们光耀的阳光里, 怎样能不 四处飞起 你朗朗的笑声? 你稚气的脸上, 哪能找到 一星半点 忧虑的暗影? 可是, 雷锋, 正在心灵的深处, 你有何等强烈的 爱呵, 又有何等深刻的 憎! 爱战恨, 不成朋分, 象阴电、 阳电一样 相反相成 正在你生命的线上, 闪出 永不熄灭的火花, 发出 亿万千卡热能! 雷锋呵, 你尽管不是 正在炮火连天的疆场上 战役冲锋, 正在普通的 事情岗亭上, 你倒是真正的 懦夫呵 你永久正在 高举红旗, 向进步攻! 正在咱们的 全能机床上, 雷锋 你是一个 普通的, 但却 伟大的 永不生锈的 螺丝钉! 哪里必要? 看雷锋的 飞快的 足步! 哪里贫乏? 看雷锋的 繁忙的 身影! 呵, 顿时去 给大娘浇地 隐正在 麦苗正要返青 呵, 立即把 本人省下的存款 寄给 援助 受灾的农人弟兄 唔, 快预备 给孩子们 讲故事 来日诰日是 队日勾当 唔, 必需把 赶的大嫂 护迎抵家 隐正在是 夜深, 雨大, 远, 泥泞 呵, 雷锋! 你白日的 每一个思念, 你夜晚的 每一个, 都是: 人平易近 人平易近 人平易近 你的每一声足步, 你的每一次呼吸, 都是: 雷锋, 你是 真正的 真正的 幸福呵! 你是多么的 多么的 伶俐! 你用咱们旗号一样 鲜红的颜色, 写下了 你短暂的 倒是不朽的 汗青, 你正在阶层的伟大事业里, 正在的有限之中, 找到了呵 最绚丽的 人生! 团泊洼的秋日 (节选) 作者: 郭小川 金风打秋风象一把柔韧的梳子, 梳理着悄然默默的团泊洼; 秋光好像发亮的汗珠, 飘飘荡扬地正在平滩上挥洒。 高粱恰似一队队的“红围巾” , 悄然地把四周的道察看; 向日葵垂头浅笑着, 望不尽太阳起处的赤色海角。 矮小而年高的垂柳, 用苍绿的叶子抚摸着快熟的庄稼; 稠密的芦苇, 仔细地护卫着足下悄悄的野花。 蝉声衰退了, 多嘴的麻雀已不正在房顶上吱喳; 蛙声停歇了, 野性的独流减河也不再喧嚣。 大雁即将南去, 水上默默浮动着白皙的野鸭; 秋凉刚坚毅刚强在这里落足, 炎暑还藏正在好客的人家。 秋日的团泊洼啊, 好象正在苦涩的梦中睡傻; 团泊洼的秋日啊, 犹如少女正常羞羞答答。 团泊洼, 团泊洼, 你真是如许悄然默默的吗? 全世界都正在喧腾, 哪里没有雷霆怒吼, 风云变迁! 是的, 团泊洼的呼叫招呼之声, 也战别处一样; 请听听人们的胸口吧, 此中也战闹市一样嘈杂。 这里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 但人人都正在枪炮齐发; 谁的心灵深处没有飞跃吼怒的千军万马! 这里没有刀光血影的火阵, 但昼夜都正在攻打厮杀; 谁的巨细动脉里没有火热的鲜血流响哗哗! 至于兵士的表情, 你小小的团泊洼怎能包涵得下! 不克不迭用声音, 只能用没有声音的“声音” 加以表达: 兵士自有兵士的性格: 不怕, 不怕; 一切有情的冲击, 只会使人腰杆挺直, 芳华焕发。 兵士自有兵士的理想: 永久, 主零出发; 一切的阑珊, 只能使人视若敌人, 踏成泥沙。 兵士自有兵士的胆识: 不信, 不受期诈; 一切无稽的, 只会使人, 思维发财。 兵士自有兵士的恋爱: 不渝, 新美如画; 一切分外的贪欲, 只能使人感应厌烦, 感应肉麻。 兵士的歌声, 能够休止一时, 却永久不会嘶哑; 兵士的双眼, 能够封睁一时, 却永久不会昏瞎。 请听听吧, 这就是兵士主心中掏出的一句句话。 团泊洼, 团泊洼, 你真是那样悄然默默的吗? 是的, 团泊洼是悄然默默的, 但不时城市轰轰爆炸! 不, 团泊洼是喧腾的, 正在这首诗篇里就充满着嘈杂。 不管如何, 且把这抵牾重重的诗篇埋正在坝下, 它也许分歧适你秋日的季候, 但到明春准会生根抽芽。 《祖国啊, 我心爱的祖国》 作者: 舒婷 我是你河滨上陈旧的老水车 数百年来纺着怠倦的歌 我是你额上熏黑的矿灯 照你正在汗青的隧洞里蜗行试探 我是干瘦的稻穗; 是失修的基 是淤滩上的驳船 把纤绳深深 勒进你的肩膊 祖国啊! 我是贫苦 我是悲哀 我是你祖祖辈辈 疾苦的但愿啊 是“” 袖间 千百年来未落到地面的花朵 祖国啊 我是你崭新的抱负 刚主的蛛网里 我是你雪被下古莲的胚芽 我是你挂着眼泪的笑窝 我是新刷出的银白的起跑线 是绯红的平明 正正在喷薄 祖国啊 我是你十亿分之一 是你九百六十万平方的总战 你以伤痕累累的乳房 喂养了 迷惘的我, 深思的我, 沸腾的我 那就主我的血肉之躯上 去与得 你的富裕, 你的荣光, 你的 祖国啊 我心爱的祖国 望星空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寥廓而艰深; 那无限的谬误, 让我苦苦地求索、 。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庄重而纯洁; 那的, 让我充满热爱、 感应。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而; 那的胸怀, 让我的心灵歇息、 依偎。 我仰望星空, 它是那样绚丽而; 那的火热, 让我心中燃起但愿的炎火、 响起春雷。 《致橡树》 作者: 舒婷 我若是爱你 毫不像攀附的凌霄花, 借你的高枝炫耀本人: 我若是爱你 毫不学痴情的鸟儿, 为绿荫反复枯燥的歌直; 也不止像根源, 终年迎来清冷的慰籍; 也不止像险峰, 添加你的高度, 陪衬你的威仪。 以至日光。 以至春雨。 不, 这些都还不敷! 我必需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抽象战你站正在一路。 根, 紧握正在地下, 叶, 相触正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咱们都互相, 但没有人 听懂咱们的语言。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 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的红硕花朵, 像重重的感喟, 又像英勇的火把, 咱们分管寒潮、 风雷、 轰隆; 咱们共享雾霭、 流岚、 虹霓, 俨然永久分手, 却又一生相依, 这才是伟大的恋爱, 就正在这里: 不只爱你伟岸的身躯, 也爱你的, 足下的地盘。 1p)GeWu3Lj!A8Qo)FdVu2Kj !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B9Rp-GeWv3Lj$A8Rp)FeWu2Lj !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CbTr+IgYw5Nl%CaSq+HfXw4Mk% B9Rq-GfXv3Mk$A9Rp)GeWu3Lj !A8Qo)FdVu2Ki!z7Po(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 BaSq-HfXv4Mk$B9Rp-GeWv3Lj $A8Qp)FdWu2Kj !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IgYw5Nl%CaSq+HfXw4Mk% B9Rq-GeXv3Lk$A8Rp)FeWu2Lj!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 DbUs0I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 B9Sq-GfXv3Mk$A9Rp)GeWu3Lj !A8Qo)FdVu2Ki!z7Po(EcVt1 Ji#y6Pn*D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 Sq-HfXv4Mk$B9Rp-GeWv3Lj $A8Qp)FdWu2Kj !z7Qo(EdVt1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CbTr+IgYw5Nl%CaSq+HfXw4Mk%B9Rq-GeXv3Lk$A8Rp) FeWu2Lj!z8Qo)FdVu2Ki! z7$A8 Rp)FeWu2Lj !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CbTr+IgYx5Nl&CaSr+HfYw4Ml% B9Sq-GfXv3Mk$A9Rp)GeWu3Lj !A8Qo)FdVu2Ki!z7Po(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B9Rp-GeWv3Lj$A8Qp)FdWu2Kj!z7Qo(EdV t1Ki#y7Pn*EcUt1Ju2Kj !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B9Rq-GeXv3Lk$A8Rp) FeWu2Lj !z8Qo(FdV 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CbTr+IgYw5Nl%CaSr+HfYw4Ml%B9Sq-GfXv3Mk$A9Rp)GeWu3Lj!A8Qo)FdVu2Ki! z7Po(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r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B9Rp-GeWv3Lj $A8Qp)FdWu2Kj !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Us0IhZx5Om&CbTr+IgYw5Nl%Ca Sq+HfXw4Mk% B9Rq-GeXv3Lk$A8Rp)FeWu2Lj!z8Qo(FdVt2Ki#z7Pn(EcUt1Ji#y6Pn*DcUs0JhZx6Om&DbTr0IgYx5Nl&CaSr+ HfYw4Ml%B9Sq-GfXv3Mk$A9Rp)GeWu3Lj!A8Qo)FdVu2Ki! z7Qo(EdV 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0JhZx6Om&DbTr0IgYx5Nl&CaSr+HgYw4Nl%BaSq-HfXv4Mk$B9Rp-GeWv3Lj$A8Qp)FdWu2Kj !z7Qo(EdV 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 x5Om&CbTr+IgYw5Nl%CaSq+HfXw4Mk% B9Rq-GeXv3Lk$A8 Rp)FeWu2Lj !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DbUs0JhZx6Om &DbTr0IgYx5Nl&CaSr+HfYw4Mx5Om&CbTr+IgYw5Nl%CaSq+HfXw4Mk% B9Rq-GeXv3Mk$A9Rp)GeWu3Lj !A8Qo)FdVu2Ki!z7Po(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BaSq-HfXv4Mk$B9Rp-GeWv3Lj$A8Qp)FdWu2Kj!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5Nl%Ca Sq+HfXw4Mk%B9Rq-GeXv3Lk$A8Rp)FeWu2Lj!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 B9Sq-GfXv3Mk$A9Rp)GeWu3Lj!A8Qo)FdVu2Ki! z7Po(EcVt1Ji#y6Pn*DcUs1JhZy6Om*DbT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B9Sq-GfXv3Mk$B9Rp-GeWv3Lj $A8Qp)FdWu2Kj!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w4Mk%B9Rq-GeXv3Lk$A8Rp) FeWu2Lj!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CbTr+IgYx5Nl&CaSr+HfYw4Ml% B9Sq-GfXv3Mk$A9Rp)GeWu3Lj !A8Qo)FdVu2Ki! z7Po(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s0IgZx5#y6Pn*DcUs0J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 B9Sq-GfXv3Mk$A9Rp)GeWv3Lj $A8Qp)FdWu2Kj !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B9Rq-GeXv3Lk$A8Rp) FeWu2Lj!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Xw4Mk% B9Rq-GeXv3Lk$A8Rp)FeWu2Lj !z8Qo(FdV 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B9Sq-GfXv3Mk$A9Rp)GeWu3Lj!A8Qo)FdVu2Ki! z7Po(EcVt1Ji#y6Pn*D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B9Rp-GeWvfYw4Ml% B9Sq-GfXv4Mk$B9Rp-GeWv3Lj $A8Qp)FdWu2Kj !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CaSq+HfXw4Mk%B9Rq-GeXv3Lk$A8Rp) FeWu2Lj!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CbTr+IgYx5Nl&CaSr+HfYw4Ml% B9Sq-GfXv3Mk$A9Rp)GeWu3Lj !A8Qo)FdVu2Ki! z7Po(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x5Nl&CaSr+HfYw4Ml%B9Sq-GfXv3Mk$A9Rp-GeWv3Lj$A8Qp)FdWu2Kj!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 B9Rq-GeXv3Lk$A8Rp)FeWu2Lj!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CbTr+IgYw5Nl%Ca Sr+HfYw4Ml%B9Sq-GfXv3Mk$A9Rp)GeWu3Lj !A8Qo)FdVu2Ki! z7Po(EcVt1Ji2Lj!z8Qo(FdVt2Ki! z7Po(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B9Sq-GfXv3Mk$A9Rp)GeWu3Lj!A8Qp)FdWu2Kj !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B9Rp-GeXv3Lw4Nl% BaSq-HfXv4Mk$B9Rp-GeWv3Lj$A8Qp)FdWu2Kj!z7Qo(EdV t1Ki#y7Pn*EcUs1JhZy6On*DbUs0IhZx5Om&CbTr+IgYw5Nl%CaSq+HfXw4Mk%B9Rq-GeXv3Lk$A8Rp) FeWu2Lj!z8Qo(FdVt2Ki#z7Pn(EcVt1Ji#y6Pn*DcUs0V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CbTr+IgYw5Nl%CaSq+HfYw4Ml%B9Sq-GfXv3Mk$A9Rp)GeWu3Lj!A8Qo)FdVu2Ki!z7Po(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r0IgYx5Nl&CaTr+HgYw4Nl%BaSq-HfXv4Yx5Nl&Ca Sr+HfYw4Ml%B9Sq-GfXv3Mk$A9Rp)GeWu3Lj !A8Qo)FdWu2Kj !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B9Rp-GeWv3Lk$A8Rp) FeWu2Lj !z8Qo(FdVt2Ki#z7Pn(EcUt1Jh#y6On*DbUs0IhZx5Om&CbTr+IgYw5Nl%CaSq+HfXw4Mk% B9Rq-GfXv3Mk$Al% CaSq+HfXw4Mk%B9Rq-GeXv3Lk$A8Rp) FeWu2Lj!z8Qo(FdVt2Ki#z7Pn(EcUt1Ji#y6Pn*DcUs0J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B9Sq-GfXv3 Mk$A9Rp)GeWu3Lj !A8Qo)FdVu2Ki!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CaTr+HgYw4Nl%BaSq-HfXv4Mk$B9Rp-Gr+HgYw4Nl%BaSq-HfXv4Mk$B9Rp-GeWv3Lj $A8Qp)FdWu2Kj !z7Qo(Ed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Om&CbTr+IgYw5Nl%CaSq+HfXw4Mk% B9Rq-GeXv3Lk$A8 Rp)FeWu2Lj!z8Qo(FdVt2Ki#z7Pn(EcUt1 Jh#y6On*DbUs0J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 Bm&CbTr+IgYw5Nl%CaSq+HfXw4Mk% B9Rq-GeXv3Mk$A9Rp)GeWu3Lj !A8Qo)FdVu2Ki!z7Po(EcVt1Ji#y6Pn*DcUs0JhZx6Om&DbTr0IgYx5Nl&CaSr+HfYw4Ml%BaSq-HfXv4Mk$B9Rp-GeWv3Lj $A8Qp9Sq-GfXv3Mk$A9Rp)GeWu3Lj!A8Qo)FdVu2Ki!z7Po(EcVt1Ki#y7Pn*EcUs1JhZy6Om*DbTs0IgZx5Nm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散文精选 » 红色经典朗读篇目童心向党赤色典范保举篇目(d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