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煜后的名篇–且情辞2018年9月24日

  [评论]这几首是南唐后主李煜后所写,与前的辞大不不异.好比前期的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朝好向郎边去。剗袜步喷鼻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贯偎人颤。为奴出来难,教君怜。

  其一是它的作者,《南唐二主词》各刻本以及《花庵词选》等选本大多以为是李煜所作。宋代杨堤《古今词话》则将其系于孟昶名下。但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后集卷三十九说:《古今词话》常

  其二是它的作年,一些学者以其豪情凄苦,而断为降宋当前所作;还有一些学者则以为其词明言

  ,且其重痛远不迭后所作的对天幼叹、悲不雅的作品,只是细诉一种难以名状的孤单之感,故当与《清平乐·别来春半》作于统一期间,也是因七弟主善朝宋而被羁留不得南归而作,所论持之有故。

  此词将本来不成捉摸的离愁表示得抽象活泼,具体可感。无言、独上写人的景况,孤单、深、清、不竭、乱等字写。

  缺月如钩,偏照离人;孤单梧桐,深锁天井,俯仰之间,未免万感横集。这种孤单之感,拜别之愁,如丝如缕,剪之不竭,理之不清,此自求而不克不迭也。

  别有一番味道正在心头,虽属白描式的叙说,但却大可品尝。俞陛云《五代词选释》评曰:

  这首词作于李煜被囚汴京时期,抒发了由皇帝降为臣虏后难以排解的失落感,以及对南唐故国故都的深入眷念。

  据此可知此词是李煜归天前的绝笔。词写被俘后的悲苦之情,以与隐真的比拟中凸隐心底的深哀巨痛。

  他初离故国、渡江北上时曾作《渡江望石城泣下》诗: 江南江北旧故乡,三十年来梦一场。 …… 云笼远岫愁千片,雨打归舟泪千行。 兄弟四人三合家,不胜枯站细考虑。

  ,乃之语。由于凭栏所见,惟山河有限,难见故国。别时容易见时难,不是正常的比拟,而是难上加难的意义。拜别故国怎样可能容易呢?那也是极其难堪的事;但隐正在要想再见故国,真的是比登天还难

  最初两句用意味、表示的伎俩,表达几层意义:山河故国、帝王糊口像流水落花般一去不复返了,隐在身为阶下囚,今昔之比,有如天上;本人生命的岁月也将像流水落花般磨灭了,之变,亦天上也。这是国度战小我双重的悲哀。唐圭璋《唐宋词简释》评煞拍两句说:

  水流尽矣,花落尽矣,春回去矣,而人亦将亡矣。将四种了语,并合一处作结,肝肠欲断,遗恨千古。

  主词意来看,可能作于李煜降宋当前。借林花横遭风雨渐渐而谢,喻光阴易逝、年华难再。

  句既续足可惜之意,又交待林花干枯的缘由:这朝来寒雨晚来风的,花何故堪?人何故堪?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散文精选 » 李煜后的名篇–且情辞2018年9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