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骨生香

  

解了竹帘,燃了檀香,和盏清茶。烟云浅浅,雾又缭绕,朦胧灯火悠悠,易服不待茶浓。栏杆玉砌,画屏渐冷,烟柳弄晴,芳草侵阶映红药,宝扇寻月影。泱泱史书被诗词氤氲成泛黄的纸张,并序或者绝句,又化成了一页页纵横。诗词是中国的宝物,授予了书不灭的魂,诗词有闪光的灵性,承载白云苍狗。

  

文人骚客以诗词惜春悲秋伤古怀今抒发离情别恨,君主政客以诗词抒发情怀,壮阔志气载一生伟绩丰功,女子以诗词勾勒胭红脂粉的全国。诗词衬着了兴盛,化作袅袅的墨香扭转,是浮生若梦的隐晦美感,是画舫阁楼的细笔精工。浅浅的灯影投下了诗词的绰约,风月迷影踪。

  

欲说还息,却道天凉好个秋。岁月迁流感叹依然,仅听见唱词轻吟道,多情应恨辞别,战场秋点兵,五十弦翻塞表声,大雪满弓刀。诗词是

   叙桃花抒情事的娇媚婉丽,绸缪悱恻,是杏花生愁,用笔也写不尽的空灵。

  

青灯弯浅香芭蕉遭雨打,影婆娑。诗词是莘莘学子于灯下的吟诵赏析,是闺中罗灯帐昏时,音断弦索的断肠生,是史官一墨铸就的素色若华。诗词承载了古国的太多史书,成为岁月流金的重淀,变迁中积就的中中文明的守旧,是古典,诗词是撼人精神的大气。

  

诗词毫不是骄蹂凭空之事,毫不是烦躁迫切的哗闹,更不是对高贵豪华的满目寻求。诗词本便是脱了凡俗的境地,本便是情绪的天然吐露。诗词是纯净的静态的,奥密而又耐人寻味,诗词凿凿地说是中国字,是一种敏。敛衽发迹,风起时,宝钗是不懂诗词的。君懂了诗词,何会只懂作寻求富贵荣华的庸句?玉颜空死处,一夜玉龙舞,是昭质清风,终化为草芥大凡。自叹认为用,面前道道无经纬,夜里阳秋终黑黄,去讽喻为人不察,终是蘅芜院落晚风残。有道是,山中高士光后雪,终不忘,世表桃 伶仃林。

  

晚云收,淡天一片琉璃,皓色千里澄辉。诗词是月牙如钩,正在咱们的吟唱中辗转中愈加点染,是蒲伏正在中国守旧文明中的墨色,正在咱们的眼眸中闪光,大江东去浪淘尽,诗词是入骨的生香。

  

夜色催更,暗尘锁,恰是自正在飞花轻似梦,雄伟丝雨细如愁。

   请点击更多的优雅作品鉴赏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散文精选 » 入骨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