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难舍的情怀

坐拥四月,又是一年清明雨下。原野上花开花落,人生亦喜亦悲,刹那回首刹那泪。亲情间的余温仿佛被钉在了四月的上空,凝聚成漂浮不去的云。掸尽世间灰尘,深埋的虔诚犹如一张纸,一柱香,一个个打开的思念,在记忆的花园中返青,任岁月何等流逝,也难以割舍山坡下枯藤老树相依相伴的情怀。春去春又回,周而复始的老去,周而复始的再生,一切的悲寂都随愿望根植在春天的土壤里,春雷过后,那种难舍的情怀在浓烈中破土而出。

  守望四月,又是一次凄入离肠。无声的雨,无言的泪,在脸上悄悄滑落,多少个亲昵的往事拥入肩头。记忆的涟漪在岁月中一圈圈的瘦去,憩足审视过往人生,纵然天边仅剩点点光亮,也淡忘不了童年草塘里气喘吁吁的那头老黄牛,赶着它渡过了艰苦的岁月;也淡忘不了曾经一人一块月饼,品尝团圆的中秋月夜;更淡忘不了入冬的乡村,兄弟姐妹们围坐在火盆前那一双双热呼呼的小手,还有草屋玻璃上枝肥叶大的冰凌花;那把割草的柴刀仍旧挂在那半石、半草、半木的篱笆墙上;每逢四月,停歇在牧羊的山坡,习惯地掠一把逢春的草芽,五指缝间挤出淡淡芳草香。春的气息里弥漫着多少骨肉至深的生命情怀啊!

  敬仰四月,又是一年春来草绿。既然上苍给了我们缅怀的时节,就应该用这暖暖的春光敬仰安眠的亲人们;就应该恪守孝道,传承古国千年文明;就应该借助这一次次隔世的对白来洗涤心灵,让生命得到自然的垂青,一切都在自然的节奏中孕育。

  “燕子来时春社,梨花落后清明”。 清明四月,清正廉明的星火代代相传,趁寒山寺的钟声还未走远,抓把故乡的泥土,借着满树的梨花,告慰那些清廉一世,难舍的情怀。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散文精选 » 四月,难舍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