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夏夜的散文

  夜深了,一帮老知青们酒性似乎更浓。“拿酒来”的大呼小叫声从圆桌的不同方向此起彼伏。我的头有点大,眼睛也睁不开了。趁他们又一轮杯光交错的间隙,我悄悄的起身离席,带着微微的醉意,独自溜到大街上。黑沉沉的夜幕,没有一丝风,不时有几滴雨点砸在脸上,带来些许凉意。脚步有些重,雨点好像多了起来,从发际顺着脸颊慢慢的流到唇边,咸咸涩涩的,似乎还有些桂花香味。我一下子清醒了许多,离开那嘈杂浑浊闷热的宴席,外面的世界竟是如此清爽。我放慢了步频,并掏出手机,给宴会的主人发了条短信:我喝高了,提前告辞,请原谅!雨点还在不紧不慢的下着,桂花啫喱发胶和着雨水在脸上继续流淌着。空旷的马路上没有了白天的车流人流,显得宽阔起来,我索性走到马路中间,脱下已经淋湿了的T恤,尽情的享受着这一个人的雨中夏夜。

  这个中等城市的街灯没有大都市的那种炫耀,但很实用,偶尔有一两部的士从身旁走过,辛劳的的哥都减速示意要否服务,挥挥手,我走自己的路。久已心仪的自由竟是醉了以后才有如此体验,一个人的世界只有在午夜的雨中才得以实现,真爽!

  雨滴继续轻轻的砸在脸上,思绪确像脱缰的野马,在午夜的雨中狂奔……

  记得儿时的夏夜也有过下雨的时候,下雨的前奏总是伴着草丛中千奇百怪的虫鸣,池塘边萤火虫撅着屁股一明一暗的上下飞舞。拿个蒲扇一打,就能扇下几个,然后装在小玻璃瓶里,开心死了!雨下来的时候,池塘里青蛙们的大合唱,不时穿插着癞蛤蟆几声瓮瓮的低音,好听极了!淘气的我们,捡起块石头,重重地投到池塘里,满塘的蛙鸣,嘎然而止……可怜如今的孩子,有几个见过萤火虫,更别说自己拿蒲扇打下几只装在小玻璃瓶里。

  也是在夏夜,在下乡时生产队的打麦场上。几盏马灯,挂在道场四周;几头老牛,拉着重重的石碾子,无止尽的围着道场转圈。突然下雨的时候,全队男女老少一起上阵抢场,那个架势,不亚于一场战斗。回到知青屋,几个半大的男生女生,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清理着双臂上留下的条条划痕,稚嫩的脸上,挂满了伤心的泪花。唉,那个激情燃烧的岁月……

  还是在夏夜,大雨滂沱的防汛江堤上,一群身强力壮的棒小伙,用青春用体力换来大堤的一寸寸长高,把滔滔江水挡在堤外。在雨中,和着泥水,他们甜甜的睡着了。梦中,还有人在高喊:冲啊!

  今天的夏夜,一帮头发已经斑白的老知青们,喝着自家买的酒,吃着自家做的菜,讲着自己过去的故事,相互倾诉着时下许多许多的无奈。

  屋里,酒,还在喝着;屋外,雨,还在下着。

  只有我一个人,走在空旷的雨中夏夜大街上……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散文精选 » 雨中夏夜的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