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娘家思父泪散文

俗话说,“一个80岁的女人想去看望她的家人。”这是一种乡愁,一种依恋,一种无助,也是一种记忆。童年的记忆,成长的记忆,家庭的记忆,血浓于水的情感的记忆…

自从我离开家乡,已经过了20个春秋了。从一个不熟悉这个世界的女孩开始,我经历了岁月侵蚀的生活艰辛。当我想起我家乡的亲戚时,我将近40岁的半老太太总是会感到悲伤和难过,眼泪都流了下来。有时候我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尽管我丈夫阻挠,我还是带着我10岁的女儿直奔火车站,踏上了回家的旅程。

清明节期间,路边商店堆满了纪念物品。当他父亲活着的时候,他最爱他唯一的孙女。我想去我父亲的坟墓给他父亲的房子寄更多的纸币。我女儿特地为我爷爷选了一串金锭和银锭。

刚进村子,我妈妈就站在村子的入口处等着她。女儿喊了一声“奶奶”,冲到妈妈怀里。母亲兴奋地拥抱我们,说:“亲爱的,你在这里。快走。快回家吃饭吧!”看到妈妈日渐衰老的脸,我不禁感到心里有点痛。看着她微微弓起的身体,我急忙上前抓住她的胳膊,一边和妈妈撒娇地说笑,一边走回老房子。

两个大木门仍然很暗。门外有一棵老莲子树。也就是爱孩子(也就是爱孩子),这是父亲盖的房子,我大哥出生那年种下的,大哥现在快50岁了;一棵无花果树还在院子里。五六棵梧桐树还在那里。我结婚时,父亲把它们种下作为我的嫁妆。砖石香桌还在,这是我们兄妹四个孩子的“聆听桌”。转身向主房间走去。右边的东房间让我心痛。我回家时经常听到父亲咳嗽,或者我忍不住哭了:“爸爸!”有时他会顽皮地和他玩捉迷藏。每次我父亲看到我回来,他高兴的样子都难以形容。但是现在,我不能确定那张和蔼可亲的脸看起来像是一辈子以前的还是一场梦。我好像听到“小香,死丫头,傻了!”我进了东厅,我最亲密的朋友老父亲,他对我宠爱有加,你出去拜访了吗?你去哪里了?你可爱的女孩回家看你了。

我轻轻地抚摸着祖传的木床,上面放着一个古老的衣柜,床边一张老式的两层小桌,一面镜子和一个早该挂在墙上的黑色包。

这个包曾经是我童年的梦幻魔术包。这充满了父亲对女儿的溺爱。每次我父亲从外面回来,里面都有美味的花生、糖果和小吃。这间东房是我父亲的起居室、书房和接待室。他的朋友和知己在这里谈过多少次,笑过多少次,谈过多少次过去和现在。

我呆呆地坐在窗边的桌子旁,我的眼睛因反抗而模糊湿润,我冰冷的泪水不停地滑过脸颊,父亲的声音、脸庞和微笑,我的言行清晰地浮现在我的脑海中,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去,也无法忘记。这位”老学者”带着一面绚丽的镜子,一张慈祥的脸,一个微笑和对书籍的热爱,已经和你最迷人的女儿阴阳在一起三年多了。现在我再也听不到你亲切地呼唤我的宝贝名字,看不到你挺拔的身材,也享受不到父女谈话的温暖。

我妈妈请我去北堂吃饭。我说,“先去我父亲的坟墓!”就在那时,我嫂子准备了好酒和香。她用一捆包裹纸币。我们来到了我父亲的坟墓。坟墓上的一棵柳树发芽了。坟墓前的程序是由我嫂子负责的,她虔诚地给泥土培土,摆放祭品,点燃熏香,倒酒和烧纸。然后我们都跪在我父亲面前,哭得又长又短。

我尽情地哭泣,雨水滴落,悲伤地,悲伤地,受伤地,哭泣地。我不能再孝顺我的父亲了,我在很远的地方结婚了,我不能总是陪着我的母亲哭,我哭了,没有人像我父亲一样爱我和关心我。我哭喊着“孝子不亲”的折磨。我哭了,遗憾的是我无法停止哭泣“孝顺必须尽快完成”。当我35岁的时候,我听不到父亲的指示,听不到父亲的声音,握不到父亲温暖的手,我哭着去哪里寻找父亲的影子,我哭着直到父女能够再次相见。梦又短,来世太长…

我侄子带着他的妻子,我侄女带着我们的孩子回家。我嫂子建议我,“好吧,别哭,如果你哭了,没有人会照顾你。我们回去吧!”回到家后,四代老幼相互吃着聊着,感觉有些欣慰。晚上,女儿不得不去她姑姑家睡在她表哥的床上,所以她不得不送她去和她哥哥姐姐说话。

每次回家,我都想和妈妈睡觉。老房子主房西侧的床是我们母亲和我倾诉心声的“基地”。看着八仙桌子上父亲的画像,躺在母亲身边,听着她漫无边际地谈论着这个家庭的矮邻居,回忆着我结婚前的小事情,重温父爱之山…

我年轻的时候,常常趴在父亲厚实的肩膀上。有时我看着他抽烟,有时我听他讲故事,有时我学唱东方红,有时我喜欢被他左右,有时父女都互相嘲笑…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又虚弱又多病。我经常和医院打交道。不管离县城有多远或者道路有多崎岖,我父亲都用三轮车焦急地往返于家和医院之间。我记得有一次我出院回家时,路上正在下雨。我妈妈把我抱在怀里。我妈妈和我被塑料布覆盖着。然而,我听到了风雨声和三轮车链条的咔嗒声。等到回家,风停了,雨停了,爸爸的衣服湿了…

作为一个孩子,我已经上学好几年了。我父亲经常洗我的脸和手,烫我的脚,剪我的指甲。在我的印象中,我父亲总是那么善良和耐心。我不记得他大声斥责我。我偶尔会犯错,他总是认真地解释事实;我发小脾气,他总是假装生气,夸张的手握着巴掌从来没有落在我身上;我用嘴说话,我的语气甚至让我震惊。现在我觉得我真的不应该…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父亲对我的约束和教育属于传统和保守的类型。他的“三纲五常三顺四德”原则有时是我一次又一次地维护自己人格、战胜世俗世界诱惑的决心。这可能是因为他的家乡位于鲁西南,受到孔孟文化的影响。

在我的家乡有一个习俗,“我父母66岁,我女儿给我一块肉;父母73岁,女儿送鲤鱼,”真遗憾。我26岁时就开始组建家庭。我在乡下结婚很晚。我父亲74岁了。我必须补偿肉和鱼。我多么希望能回到过去,给我一个做孝顺女儿的机会。

幸运的是,母亲的身体非常硬朗,她母亲仍然在家。在为时已晚之前尊敬你的父亲,好好照顾你的母亲!

(原件和2009年春季)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散文精选 » 回娘家思父泪散文